从医学角度看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1-16 13:50    次浏览   

新当选院士中的唯一女性,高分子物理化学家、武汉大学教授张俐娜过去没有担任过任何科研以外的职务,一直潜心科研。她说:“我到70岁才来申报院士,就是为了借助院士这个身份的影响力,把我们团队在天然高分子材料方面的科研成果投入实用,实现科研成果产业化。”

51岁的数学家袁亚湘第一个发言。他是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1986年在英国剑桥大学获博士学位。今年新增选的院士中,像他这样有改革开放后留学经历的人占了总数的近9成。他的愿望是,“希望我国成为科技强国。一个国家的科技力量是否强大,不能简单地看是否拥有顶尖科研人员,而要看是否能培养出顶尖科研人员。”

生物海洋学家、厦门大学教授焦念志希望中国科学家在节能减排方面争取更大的国际话语权。“我在研究海洋碳汇机制。面对国际压力,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一方面要节能减排,一方面也要从实际出发,不能因为节能减排就停止发展。增加碳汇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海洋碳汇在这方面有巨大潜力,但不容易做好,需要多学科科学家的合作。希望我们中国科学家能把海洋碳汇标准做出来,以获得国际话语权。”

地球化学家、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刘丛强来自贵州,他说:“作为新当选的西部地区的院士,我希望未来更多为西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我研究的是地表地球化学和生态环境保护,今后我的研究方向将更注重解决地方的生态环境保护的实际问题,为西部地区的社会经济和资源保护协调发展做出贡献。

“科学规律隐藏在黑暗中,把黑暗中的科学规律找出来,是我们一生的追求。”植物生理学家、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朱玉贤说,“希望学部把《中国科学》和《科学通报》两刊办好,使我国自己的科技期刊未来可以具备像《科学(science)》和《自然(nature)》那样的国际影响力,使中国人在全球科学界拥有更大话语权。”

摩擦学领域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雒建斌希望社会给院士更宽松的学术时间和学术氛围。“一是少邀请院士参加与科研无关的社会活动,给院士留更多的科研时间。二是不要给院士过多的学术限制,给院士更宽松的学术氛围。当然,大家也要有自己的坚持,不要受外界干扰,以便做出更多的贡献。”

中国经济网北京12月12日讯 (记者 佘惠敏)窗外寒风凛冽,室内气氛热烈。在刚刚举行的中国科学院新院士座谈会上,新当选的院士们踊跃发言,畅谈他们对中国科技工作的心愿和抱负。

“从医学角度看,院士也都是普通人,要戒骄戒躁,不能自我膨胀。”心血管病学家、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教授葛均波说,“希望我们都能珍惜荣誉,在今后的科研道路上走得越来越好。”

磁学和磁性材料专家、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沈保根说:“我将以老院士们为榜样,做出与学部给予的院士荣誉相称的贡献。”多年以前,他刚从德国归来,还是一个助理研究员,当时50多岁的导师就让出组长位置,让他来领导一个科研小组,这让他非常感动。“我现在也要更多发挥年轻人的作用,希望把他们培养好,建设更好的科研团队。”

北京大学教授、无机化学家严纯华表示,作为一名从事稀土研究的科研人员,他当选院士以后,将继承和发展稀土研究界几代人的优良传统,做好科研工作,“希望我国能尽快实现从稀土生产大国向稀土科技强国的跨越。”